[翻譯團]盛年不重來,惟願人常在——泰倫-盧希望自己仍在執教騎士


![](upload://stlgz3qMuVKRBDiBq6ZB89j7G9S.png)


泰倫-盧在克里夫蘭郊區家的後院坐擁着伊利湖的風景。在他修剪整齊的草坪上,有幾張專門用來看風景的椅子。


他曾經租過的房子建在離街道約一英畝的地方,距離懸崖邊不遠,湖的景色一覽無遺。這棟房子佔地面積大概14,000 平方英尺,有5個臥室和9個浴室。最近以360萬美元的價格出售了。走進這棟房子,入門後左邊是一副真人大小的照片,上面是盧和美國前總統——貝拉克-歐巴馬
的合照。然後繼續走就是盧的私人辦公室。蜿蜒的開放式樓梯在門廳前,似乎要一直向天空延伸。


“在我的整個執教生涯中,待的最長的一段時期就是在克里夫蘭,”盧說道,他有着11年的NBA球員生涯,而這正是他第九個作爲教練的賽季。“在那待得最久,曾經我以爲,也許這次自己找到了一個家。”

在他作爲克里夫蘭騎士總教練的四個賽季,盧每年夏天都會離這個房子,然後在賽季開始前搬回來。2019年11月是他最後一次從這裏搬離,在2018-19賽季以0勝6負開局後,騎士隊解僱了他。自從解僱盧之後,克里夫蘭騎士仍然在重建的道路上掙扎,並已輸掉85場比賽和正在經歷一些混亂的事情。盧在他被解僱後的第一次專訪中告訴The Athletic,他希望自己仍在騎士,仍在執教這個在2016年和他贏得教練生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冠軍的球隊。


“是的,我就是這麼想的," 盧在經過整整12秒的思考後說道,“我在那裏努力建立的文化,我以爲我們可以攜手並進。科比(奧爾特曼,騎士總經理)是個年輕的總經理,我是個年輕的教練,我們的球隊陣容也很年輕。我在那裏贏得過一次總冠軍,所以你有機會嘗試不同的事物,也應該有餘地足以承受充滿挑戰的一兩年。你會覺得,贏過總冠軍並打入過總冠軍賽應該爲你爭取到一些時間。”
盧,42歲,現在在洛杉磯快艇隊作爲助理教練,輔助他的朋友和導師——道格-瑞弗斯。他們將會在週二迎戰盧的老東家騎士隊,這也是盧第一次面對他的老東家。


“我不覺得這件事應該發生,”盧表示:“當它發生後,這讓我看待一切問題的眼光產生了變化。你需要繼續努力工作,這是一門生意,你總要理解這一點。這很難接受。贏得騎士隊史首冠,接下來連續兩年打入總冠軍賽,然後6場比賽過後就被解僱,這很難讓人接受,很難接受。你開始思考自己本應該改變哪些做法,或者就算你採取了不同做法,這件事是否還會發生。”


“你不太經常見到這種情況,一位教練連續三年打入總冠軍賽並奪冠一次,接下來的賽季纔打了6場就被解僱。你可能從未見過這種事。”


當盧被解僱時,奧爾特曼在新聞稿中說到:“這是一個隊伍的變化...我們認爲需要一個不同的聲音和方法來應對這個變化。“


隊伍的變化指在第三次總冠軍賽之旅後,在2018年,勒布朗-詹姆斯以自由球員身份離開這支球隊。騎士的目標是繼續在季後賽競爭,他們有着像凱文-勒夫,特里斯坦-湯普森,JR-史密斯,凱爾-科沃爾,羅德尼-胡德和喬治-希爾這些老將,並且還有盧這位總教練。但球隊已經決定將重心轉移到重建上,並要求盧給予年輕球員更多出場時間。盧拒絕奧爾特曼的要求並繼續留下這些老將,特別是科沃爾和史密斯。在賽季開場後的六連敗後,盧被解僱並留下128勝83負的個人執教記錄。


基本上,管理層感覺盧的思想和精神並沒有和他們步調一致——像科林-塞克斯頓和切迪-奧斯曼這樣的年輕球員得到鍛鍊儘管會輸掉很多比賽。盧的首席助教和好友賴瑞-德魯在剩下的賽季中作爲臨時總教練,戰績爲19勝57負。直到週二的比賽,騎士在新教練約翰-貝萊因的帶領下取得12-28的戰績。


盧的合約還有3年並且剩下的合約金額爲1900萬美元。這些失利也不會記錄在他的戰績上,他還有時間去旅遊和專注在自己的健康上面,並差點獲得另一份美差——執教勒布朗的湖人隊。

“當它發生時,和科比、和丹(吉爾伯特,騎士老闆)談話的感覺就是他們認爲,‘你作爲一位冠軍教練,贏過一次冠軍並且連續三年打入總冠軍賽,現在要應對這種情況,這對你不公平。”盧說道,“無論你怎麼看,誰都不想被解僱。無論情況好壞,你永遠不希望被人解僱,不希望自己的簡歷上有這麼一件事。”


在盧帶領騎士贏得2016年總冠軍之後,他曾開玩笑說道:“永遠能在克里夫蘭閒逛,”即使他不能再爲騎士贏得任何比賽,每一個遇到他的人都會熱情地地跟他打招呼。他與騎士的跟隊記者有着很好的關係。在贏得冠軍後的這些賽季,如果他受到任何來自戰績的壓力或者對他執教能力的質疑,他都會指着掛在訓練設施上的那些標語。

![](upload://h9TGnwC8xCJko8Wl67W2tOpQEBr.png)

這是一個對克里夫蘭來說充滿希望的時期。勒布朗迴歸家鄉球隊,修補了球迷因爲他四年前出走邁阿密而傷透的心。嶄露頭角的超級巨星凱里-厄文已經在這支球隊裏。球隊還交易來了三屆全明星球員:凱文-勒夫,隨後還有神祕的JR-史密斯。那時從沒有乏味的時刻。

從盧在克里夫蘭的第一年作爲大衛-布拉特(騎士前總教練)的助教開始,他們經歷了四次總冠軍賽之旅。四次對陣勇士隊的系列賽,只在2016年戰勝了對手,成爲NBA歷史上首支在總冠軍賽1-3落後的情況下贏得總冠軍的球隊。這些年經歷了G7的The Shot(特指厄文在雙方戰成89平時應着斯蒂芬-柯瑞的防守投進的三分球),The Block(指詹姆斯在2016年總冠軍賽第七場最後時刻對安德烈-伊戈達拉的那個阻攻)。同年秋天克里夫蘭印第安人(MLB球隊)的世界大賽之旅(相當於MLB的總冠軍賽)。此後(2016年後)騎士還有兩次總冠軍賽之旅,但總計只贏了1場比賽,因爲對手勇士隊迎來的凱文-杜蘭特的加盟。之後就是大衛-葛瑞芬的辭職。凱里(厄文)的交易。詹姆斯又老了一歲。小托馬斯的傷病。2018年交易了將近半支球隊。還有盧自己的健康問題。贏得東區決賽的第七場打進總冠軍賽。然後就是勒布朗的離開。

“我經常和我表弟Doodle聊以前的事情,談以前那些快樂的事情。”盧說道。“我們有着一些快樂的時光。JR-史密斯和勒夫經常做的那些慶祝動作(撞胸之類的)……就像我們進了三分球那麼開心。就好像,當JR-史密斯和勒夫,錢寧(弗萊),科沃爾還在球隊的時候,每次有人進了三分球,他們都會激情慶祝——不停地跑,跳,就像是他們自己進了三分一樣的開心。當我回想起克里夫蘭的歲月,想到我們擁有過瀕臨交易的球員(伊曼)香波特,JR。還有像(季莫費)莫茲戈夫和德拉(馬修-戴拉維多瓦)這樣的球員。我們贏得總冠軍,並且每個人都得到他們應得的。每個人都有機會在這個聯盟中嶄露頭角。

“因爲詹姆斯的迴歸,球隊有機會去競爭總冠軍,連續四年進入總冠軍賽,這座城市的熱情被點燃了。對我來說,這是一個難以置信的經歷。”


2016年1月22日,盧正在去看牙醫的路上。當時的騎士總經理葛瑞芬,給他打了個電話。葛瑞芬想知道盧能否現在就去見他,他很着急。

“他說,‘你能不能取消(牙醫)?’我說,‘好吧,反正我已經取消過兩次了,而且我不喜歡去看牙醫。’葛瑞芬說,‘我們真的需要你取消它(牙醫)’”盧回憶道。當他趕到騎士總經理辦公室與葛瑞芬見面的時候,他被告知,“我們剛剛解僱了大衛(布拉特)。”

“當時我就想,‘誰***是大衛,’”盧說道。不管是盧還是布拉特的其他同事都不會叫他(布拉特)大衛。葛瑞芬隨後說道,他解僱了布拉特。

“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盧說道。“他(葛瑞芬)說要讓我做下一任總教練。我當時不願意,我很擔心——當時的更衣室氛圍無比糟糕。沒有團結的氣氛可言。我知道這回事一個艱鉅的任務。我也明白這會讓我壓力山大。”

衆所周知,盧給道格-瑞弗斯打電話了,瑞弗斯讓他接受這份工作。盧也給傑裏-韋斯特打電話,在盧告訴他自己正考慮拒絕這個職位的時候,韋斯特衝着電話大喊:“你***瘋了嗎?”。

當時騎士的戰績是30-11,但他們像一盤散沙。勒布朗對布拉特的信任越來越少,以至於他奪走了布拉特在更衣室的所有話語權——讓隊友不要參加賽前準備會。球員們站在勒布朗這邊並與布拉特產生裂痕,逐漸對這位總教練失去信心。他們很不滿意對勇士的兩連敗,包括一場主場的大敗。解僱布拉特並且聘請盧——是葛瑞芬的決定,並不是勒布朗的決定。

“我不清楚我是否準備好了——不是在等級上,也不是在執教水平上,而是我意識到最大的問題是我需要重建更衣室文化。”盧說道,“讓每個人都有同一個想法,所有人團結一起,爲共同的目標而努力——那就是贏得總冠軍。”

![](upload://oh9vYV3MdrdgXodegtoZ6QHlHjk.jpeg)

爲了達到目的,盧要從勒布朗手上收回更衣室話語權。爲了達到目的,盧告訴勒布朗他不能再爲球隊做決定。此外,盧還告訴厄文和勒夫讓他們不要擔心自己個人品牌的問題,並且追隨勒布朗在球場上的領導。他還讓整支球隊學習如何去享受一些小事物,例如週三晚上的勝利和個人生涯里程碑。理查德-傑弗森在更衣室幫助他完成這些事情,然後葛瑞芬在2016交易截止日前交易來了弗萊。弗萊給更衣室帶來很多歡樂,但這一切都起源於勒布朗。

“在球員和教練關係之前,我們擁有友情,”盧表示,“我知道應該如何跟勒布朗講話,如何應對與勒布朗相關的事情。他信任我,相信我。你們能夠從我執教騎士期間看到這一點。我上任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他展開一對一面談,講述我想做的事,我的思路和願景,以及我們需要做什麼來修復這支球隊,重振球隊士氣。他說,‘盧,我支持你。無論你需要做什麼,無論你需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盧表示他親眼見證詹姆斯做過的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事不是他在2016年總冠軍賽搶七中的“驚天火鍋”,不是他在2018年東區決賽搶七大戰打滿48分鐘,也不是他在那個賽季爲騎士全勤出戰104場比賽。

而是詹姆斯在2016年總冠軍賽G6主場對陣勇士賽前的一番表態。

“他對更衣室內的球員們說,‘請你們所有人幫我拿下今晚的勝利,幫我度過今晚。如果我們今晚贏了,我會爲你們所有人贏下搶七。你們要做的只是幫我打到搶七。’看到他那麼說,激發全隊士氣,然後真的在賽場上做到了那一切,這件事非常特別。”盧說道。詹姆斯隨後在G6砍下41分率隊取勝,並在搶七大戰打出27分,11籃板和11助攻的大三元數據帶領騎士逆轉勇士奪冠。

後來的故事這些年來被寫入有關騎士隊的書籍裏面。在2016年總冠軍賽的第七場時,在2016年NBA總冠軍賽搶七大戰的中場休息時,盧持續地批評詹姆斯,並要求他:“你必須打得更好。”然後詹姆斯似乎被激怒了。在接受本次專訪時,盧詳細描述了這個故事。盧表示,讓他如此苛責詹姆斯的導火索在於G7上半場的一次暫停期間,詹姆斯坐在板凳席上伸直雙腿,並將兩腿疊靠起來,似乎缺乏緊迫感。

盧並沒有在中場休息時回放比賽錄像,而是斥責詹姆斯。“你必須防守德雷蒙德-格林,別再失誤,打出侵略性,出手投籃,打出侵略性,”盧說道,“然後我就走進教練辦公室了。接下來是大家轉述給我的內容。他拉着達蒙-瓊斯(時任騎士助教)說,‘哇,你哥們在犯錯誤。’達蒙-瓊斯對他說,‘我在發展聯盟待了一段時間,沒有整個賽季都跟隊。但我在媒體上讀到的都是你有多麼信任泰倫-盧,你多麼熱愛泰倫-盧當教練,爲何不現在信任他?’”

盧補充道,詹姆斯對瓊斯說,“去他的吧!”然後準備全力出擊。但在詹姆斯離開前,他找到隊友詹姆斯-瓊斯並表達了同樣的抱怨。據盧轉述,瓊斯迴應道:“勒布朗,他說的不對嗎?”“也去你的吧。”詹姆斯回吼道。“然後他走上賽場,統治了下半場。

賽後,勒布朗對我說,‘你知道如何按下我的按鈕(激勵我),不是嗎?

’‘是的,混蛋。“他這樣迴應勒布朗。

“這就是我最好的一個故事了。”盧說道。

2016年6月19日那個晚上,在加尼福尼亞州的奧克蘭,事實證明這是唯一一次盧和勒布朗同時舉起賴瑞-奧布萊恩杯(NBA總冠軍獎盃)。批評者可能會回想起當盧和詹姆斯一起工作的那些年,特別是厄文還在克里夫蘭的那些年,他們會說“只”贏得過一次總冠軍。儘管這和杜蘭特加盟勇士有着莫大的關係。

“我們每次進入總冠軍賽都是不被看好的下狗,”盧說道,“這總是很有趣。‘不過你們擁有世界最佳球員啊。’是的,勒布朗已經成爲世界最佳球員很長時間了,他只贏過三次總冠軍,而我們曾是其中一個冠軍的成員。所以,埃裏克-斯波爾斯特拉贏過另外兩個。許多人擁有過勒布朗卻沒奪冠。”


當詹姆斯離開之後是什麼感覺?盧說和斯波爾斯特拉教練的感覺差不多,他們兩位是唯二的在詹姆斯離開球隊之後仍在執教的教練。

“當勒布朗離開後,我感覺這就結束了,”盧說道,“我們組建的那支球隊,當凱里(厄文)離開時,那很艱難;不過你還有勒布朗,所以你總歸還有爭冠機會的。然後當勒布朗離開,你覺得,好吧,我們有機會成爲一支不錯的球隊。不過要想爭冠並進入總冠軍賽——現實而言那是不會發生的。你基本就是意識到這就結束了,我們將何去何從?”

“我們的冠軍之路結束了。這件事接受起來也很難。”

在上賽季與詹姆斯的一次專訪中,詹姆斯提到讓他萌生去意的想法是從球隊將厄文交易到塞爾提克開始的。

對於盧來說,最讓他傷心的是葛瑞芬不再擔任球隊的總經。

“*******, 這很艱難,” 泰倫-盧說道。“ 有人給了你一份工作並且對你有充分的信心,相信你可以完成這份工作。但這個人已經不在這裏了,這對我來說很艱難。大衛-葛瑞芬與我的關係很好。他與我通電話,告訴我他不會再回來了。我想我們都在通電話的時候留下眼淚。這真的讓人難以置信,我不能相信這件事的發生。第一位帶領克里夫蘭騎士贏得總冠軍的總經理被解僱了。大概就是那段時間,如果我決定離開,那我就會真的離開。”

葛瑞芬的合約在2017年的六月到期,但是他沒能和騎士老闆吉爾伯特就新合約達成一致。科比-奧爾特曼,在他34歲的時候被提拔來接任總經理。在他上任後第一個重要變動就是將凱里-厄文交易至波士頓塞爾提克,換取以賽亞-托馬斯和兩個其他球員以及選秀權。厄文迫切地想被交易是促使奧爾特曼完成這個交易的原因,假如不能滿足厄文的交易申請,他將會進行膝關節手術以致賽季報銷。

厄文要離開克里夫蘭的主要原因是想擺脫勒布朗影響。

“其實他們的關係並不差,”盧說道,“勒布朗很好地照顧了他,凱里就是很年輕。一位年輕的超級球星。勒布朗教導了他應該如何做職業球員,如何展現自己的舉止,照料好身體,諸如此類的事情。因爲凱里總是擁有一切天賦。我一直都說凱里的進攻從不存在缺點。我認爲他們合作得很好。凱里贏得了冠軍,我們連續三次打入總冠軍賽,現在你想抓住機會擁有自己的球隊,看看自己帶領一支年輕球隊的情況如何——這種想法並沒有什麼錯。我們都渴望成長。”

![](upload://s7TB6NTo5KJWh8GqVWORigejrx6.png)

盧並不希望騎士交易走厄文。儘管他們換來了小托馬斯,他受到了嚴重的臀部傷病並且直到2018年一月才能復出。當小托馬斯迴歸球場,讓他融入陣容的試驗堪稱一場災難。就這樣,小托馬斯,勒夫和德韋恩-韋德之前的衝突使球隊四分五裂。奧爾特曼交易了球隊近半的球員嘗試來挽救這個賽季,然而他成功了。騎士在季後賽贏了兩場G7,分別是首輪對陣印第安納溜馬和次輪對陣波士頓塞爾提克的系列賽,並且成功闖進總冠軍賽。

在季後賽之前,儘管,盧缺席了兩週。他一直在咳嗽並且伴隨胸痛,罪魁禍首是焦慮症。盧缺席了九場比賽來調整睡眠,改變飲食習慣和服用藥物來調節身體。

在盧的健康問題和可能失去詹姆斯的陰暗前景中,騎士隊在人們的質疑聲中繼續闖進了2018年的總冠軍賽,但盧可能不想再來一次了。

“不,明年我會感到更加安寧和放鬆,”盧說道。


盧談到被解僱後他沒有去和奧爾特曼談話,因爲他(奧爾特曼)已經做了明確的決定(解僱盧)。盧在11月搬出了他位於郊區的房子。他去了幾次多米尼加共和國旅遊,還有倫敦,他說道。他恢復健康飲食,重新鍛鍊身體並且減輕了約30磅的體重。

盧曾經在這個夏天無限接近湖人總教練的位置,並與詹姆斯再次合作。但他後來取消了會談,因爲他感覺湖人的管理層對他要求太多,並且他不同意合約的年限和金額。

盧拒絕談論他和湖人隊之間的事情。他想把訪談重點放在克里夫蘭時期發生的事情。

在專訪的最後,盧稱他仍然與奧爾特曼保持良好的關係,但盧談到吉爾伯特(騎士老闆)時更加謹慎。

“丹(吉爾伯特)對我很好,”盧說道,“你會聽到人們的風言風語,但我從沒陷入過那些爭論。甚至作爲一名總教練,他從沒有走過來咒罵我,或者對我發飆,或者對我的執教發號施令。他還給我開了我在NBA生涯中最大的一份合約。當然,葛瑞芬可以在解僱布拉特教練後要求提拔我,但這必須徵得他的同意。所以他支持提拔我,這意義重大;他後來又續約我,給了我那份合約,對我而言這也意味着許多。”

盧是歷史上首位季後賽前十場全勝的教練。他從來沒有在季後賽第二輪輸過球,在三個賽季都帶領球隊卷席準決賽。盧的球隊從來沒有在季後賽輸過一整個系列賽,除了總冠軍賽。這使得他躋身帕特-萊利和保羅-韋斯特海德的行列,成爲當賽季接管球隊並贏得總冠軍賽的教練。

在盧作爲騎士總教練的第二和第三賽季,他減少放在例行賽的注意力。騎士的防守和注意力下降了,以四號種子的身份進入季後賽並殺進總冠軍賽。除此之外,騎士每一年都能打進總冠軍賽,他們只是在總冠軍賽中敗給擁有四位全明星球員的勇士隊,這一切都要歸功於盧。

這是一個天差地別的變化。從帶領球隊三次總冠軍賽之旅到被解僱。這就是盧的經歷。

“教練所要面對的最大困難是怎樣去處理球員不同的個性和每個人獨特的自我,”盧說道,“我們有很多的不同的個性的球員。不僅是詹姆斯,還有凱里(厄文)。你擁有詹姆斯,厄文,JR-史密斯,勒夫,這四位球員的以及他們強烈的個性是你必須要處理好的。我想我可以將這些球員團結在一起,這可能是人們經常忽略的最重要的一點。這真***的難。這很難,每個人都有權利做他們自己,因爲每個人都來自不同的地方並且處境不同。你必須考慮到這些所有的東西。讓每個人都做自己,但不能超越團隊的界限。”

“這大概就是最難的事情。”


文章來源: 虎撲社區

[翻譯團]盛年不重來,惟願人常在——泰倫-盧希望自己仍在執教騎士 由 虎撲用戶522781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https://bbs.hupu.com/nba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32078910.html

twtwtwwtwtw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