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Alliance翻譯」從默默無聞到聞名全美:再現印第安納大學時期奧拉迪波的飛速成長



2010年夏天,維克托-奧拉迪波被特招進入印第安納大學,那時的他技巧還較爲粗糙,在場上也沒有一個準確定位。奧拉迪波原就讀於德麥沙天主高中,一所位於華盛頓郊區低調有實力的高中,高中時期他在球隊一直髮揮舉足輕重的作用,但卻從不是球隊的頭號得分手,人們也並不看好他的前景。

三年之後,奧拉迪波入選全美大學生最佳一陣,並且在2013年選秀大會上,被奧蘭多魔術隊以榜眼籤選中。
2017年,在NBA歷經四個賽季的打磨後,能力出衆但不夠頂尖的奧拉迪波重返印第安納。即使在NBA他也從不是球隊的第一得分手,而季後賽經歷也僅有一次,還是被交易去雷霆作爲威少的二把手才得有機會進入季後賽。之後雷霆將奧拉迪波送去溜馬,換來了“升級拼圖”保羅-喬治。
在溜馬的兩個賽季裏,奧拉迪波兩度入選全明星,兩次幫助球隊打進季後賽。
奧拉迪波光鮮亮麗的回到印第安納州,人們都認爲他身處生涯上升的快車道卻不幸橫遭變故,十分惋惜。受困於右膝四頭肌腱撕裂,奧拉迪波缺席了上賽季近一半的比賽,而且當時預計到12月底或者明年1月份纔有可能復出。
但一衆見證奧拉迪波從印第安納大學一路進步而來的隊友、教練、相關工作人員都知道,不要質疑他的決心,也不要過於期待他痊癒後會更強。 在奧拉迪波進入NBA之前, 印第安納大學受原總教練凱文-桑普森違規招募的影響,在2008年-2009年只打出6勝25負的慘淡戰績,而全美排名第136名的他則帶領球隊連續兩年(2012-2013)打進NCAA甜蜜十六強。
自此之後,奧拉迪波成爲了印第安納大學最受人喜愛的球員。
本尼-薩爾茨(印第安納大學的助理教練)這說起來還有些搞笑。當時在馬凱特有一場AAU巡迴賽,我們本來是去考察招募Takerover隊裏的莫里斯-克里克,但我們在那發現了奧拉迪波。他當時是稍微年輕的那一級。我看了他的表現。我記得他扣了6次籃拿了12分。他那時身材瘦削,但打球卻十分強硬,非常積極拼搶滾地球和進攻籃板。他活力十足,幹了所有的髒活累活,那些不需要多少技巧的事他都幹了個遍。
蒂姆-巴克利(助理教練)第一次看到奧拉迪波是在本地的青年精英賽,他們那時打Spiece隊。而他負責防守馬奎斯-蒂格,奧拉迪波出色的防守讓馬奎斯十分難受沮喪,好幾次迫使馬奎斯不得已投出高難度的球。最後球隊當然取得一場大勝。
薩爾茨 總教練湯姆-克林當時第一個問我的問題是“本尼,這小子打什麼位置的?”我回答他“我不知道。”接着湯姆又問“他準備去哪個大學打球?” 我當時的回答應該和之前一樣,都是不知道。“教練,你得讓他在場上多打打。”那時候他(奧拉迪波)技術不夠,難以勝任控球后衛。投射也不太好,做不了分衛。奧拉迪波現在要是聽到我這麼說非打死我不可,但他可能在高中打的是4號位。他運動能力極強。能火鍋,能防大個。我們當時就想,得讓他在上場。
湯姆-克林 我喜歡他(奧拉迪波)在場上所散發的能量、防守端的精神、身體爆發力還有他的爲人謙遜低調。我一點也不關心他最後去哪打球。我只想讓他更進一步,成爲更好的球員。
維戴爾-瓊斯(印第安納大學後衛)我還記得奧拉迪波來體育館訓練的時候,有人給他傳了一個球,那球傳的很糟糕。那時我們隊沒人會做空接。他不知道從哪兒蹦出來的,在空中一下就把球給扣進去了。我當時看了真的震驚!
德里克-埃爾斯頓(印第安納大學前鋒)我記得在賽季一開始的某場比賽裏,他(奧拉迪波)在快攻中來了一次戰斧劈扣,那動作就像勒布朗一樣。他的手臂如同大鵬展翅一般舒展,重重地把球扣進籃筐。我們當時的感覺就是,太給力了。我們當時感覺他情緒高漲,雖然他投射不太好,但他絲毫不懼任何人。每次我們訓練完的時候,他就開始扣籃表演了,先來360度,然後有人助攻一個砸地傳球,他在空中接到就來大風車扣籃。我們之前從來沒見過像這樣勁爆的扣籃。
科裏-巴內特(球隊控衛/球隊助理)我唯一記得他(奧拉迪波)剛來的時候,看起來品貌兼優,和善可親,而且我們大學特別擅長給人灌雞湯,招募球員時會告訴他們,“你要是來印第安納,肯定能成就一番事業,成爲一方人物。”每個人看到他都會和他開開玩笑,而且你能看到他身上的那種好勝爭勝心。常有人向他挑釁“試試在我頭上扣一個。”而後果就是,這些挑釁的人被虐的不能自理。
埃爾斯頓我們當時想給他(奧拉迪波)多留點好印象。那時有幾個兄弟在聯誼會。於是我們叫了一幫人一起出去逛逛。然後我們看到一個野球場,我一看到他注意到球場就知道大家會讓他上去投幾球,我們給他傳了幾球投着玩。後來看到慢慢有人聚集圍觀,他就開始秀扣籃了。也是打那兒開始,他和莫里斯-克里克成了好朋友。而且他在的時候總能讓大家夥兒都參與進來。那天晚上大家都玩得都很開心。
瓊斯 我當時看到他剛來的訓練錄像時就感覺有些疑惑,爲什麼他一直在扣籃?我只知道有人肯定不會對此有太多好感的。像教練巴克、克林還有本尼,肯定有人不喜歡這樣。
薩爾茨 他(奧拉迪波)正式來的那次看的越少越好。因爲我們簡直像看了一場扣籃比賽,但如果你給他一個球和一個框,他絕對能給你秀兩手。
克林 關於聯誼會的事我知道的並不是太多,因爲那些看起來非常有活力,非常帥氣。從那開始,他(奧拉迪波)開啓了在印第安納屬於自己的傳奇。
埃爾斯頓 他深愛着這個大學,也深愛着印第安納州,就好像他註定會來這兒一樣。每個晚上他肯定自己也想去球場。
巴克利 我還記得之前某個印第安納高中教練給我打電話,他抱怨我選了本州以外的球員(奧拉迪波和Will Sheehey)。他想知道爲什麼他倆會入選。然後我就問他有沒有現場看過他們兩個打球。他說沒有。我就對他說說我們已有名單上的球員沒有一個人有他們兩個那樣的運動能力和籃球技術。現在來看,這顯然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丹尼爾-摩爾 我們球隊顯然不是天賦異稟的那一類,而且我們對怎麼樣訓練怎麼樣取勝毫無頭緒。我們需要好的球員,那種能幫助我們建立贏球文化的球員。有着對待比賽認真熱情的奧拉迪波以及能建立贏球文化的球員加盟,原來吊車尾的我們也能連續四年打進甜蜜16強。
埃爾斯頓 去年(2009-2010)我們打的是真差。賽季剛開始時,個個雄心壯志,氣勢洶洶,但緊接着就遭到現實的毒打。然後你就意識到,天吶,原來聯賽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麼簡單。第二年,球隊有了化學反應,而奧拉迪波就是其中的核心。打比賽的日子一天天的非常折磨人,而能和隊友開開玩笑,閒暇一起放鬆的球員恰恰是我們球隊所需要的。
瑪尼-穆尼 (學習和記憶體育主任助理)學校裏所有的老師教授都很喜歡他(奧拉迪波)。他每天學習訓練都很認真刻苦。我在印第安納大學工作了近十年,像他這樣每時每刻嚴於律己的人從來沒見過。
巴內特 奧拉迪波總是能給比賽和球隊帶來許多歡樂。從他來隊裏的第一天起,只要回更衣室他身上帶着的iPod就沒停過。放的歌都是像John Legend、Usher或者R&B之類的。音樂一開就是他的主場。不管是在淋浴間、更衣室,甚至在場上,走到哪都會哼着歌。
科迪-澤勒(中鋒) 他什麼都能拿來唱。他會把中場休息的對話拿來唱。甚至哼着回答簡單的問題。只要有節奏或者帶和聲的聲音都逃不過他的哼哼哈嘿。
埃爾斯頓我的這個兄弟出入常常不離他的耳機。那時Beats還是很火。訓練完我會帶他去墨西哥玉米煎餅連鎖店,他在那能唱一整天。我們原來天天一起唱Wayne-Chris Brown的歌。我很喜歡這種感覺。唱歌的時候我們會分飾不同的部分。那感覺太棒了。你會情不自禁地跟着唱,融入其中。那段時光真的很美好。

瓊斯有一次,我、奧拉迪波還有我的一位室友參加了一次較爲正式的聚會。我們當時約定好結束去坐公交車回去,我從另一間房出來的時候發現沒一個人走。我朝周圍看了看,原來他(奧拉迪波)正在演奏小夜曲《甜蜜卡羅琳》爲聚會伴奏。當時現場大概有120個左右的人圍觀。
埃爾斯頓 有天晚上我們聚的時候。他(奧拉迪波)在那當起了DJ,放了慢搖R&B。每個人聽到都很吃驚。而他拿着麥順着拍子就唱了起來。當時屋子裏滿是人。也就是那個時候他震撼到了我。這傢伙真的牛。他到哪都能掌控全場。
湯姆-普理查德(前鋒)我們原來有一個學生-運動員期末表彰會(名爲印第安納精神)。我們去之前發現裏面有個環節是才藝展示,而他(奧拉迪波)會和一些划船隊或者旱地曲棍球的女生一同登場獻唱。當然,我們對此一點兒都不驚訝。
瓊斯 我們的導師—瑪尼-穆尼還有一些人建議他(奧拉迪波)去Hoosier Hysteria唱一首,我們就在後面給他伴舞。他聽了之後就說,可以啊沒問題。然後他們便開始安排這個節目,正式表演之前我們還練了幾次。接着我們就正式登臺了。我覺得這是他第一次正式演出。
穆尼 他唱得好極了,因爲他有那個嗓子。而且唱之前他還沒練習彩排過。他就只在登臺前試了下麥克風,可能就一秒左右。但他一開口就驚豔全場。
穆尼 起初和他一起的時候,甚至會覺得很假。一個大一的新生天天在休息室唱唱跳跳,老是做些搞怪的事,有人幾乎都要對此感到厭煩了。但相處久了你才發現這就是他。他很自信;他就是他,從不裝模做樣。要是你知道他對這些事有多"執着",你就知道搞怪並不是他的僞裝。這就是他。
薩爾茨 他待人很好。當你以自己想被對待的方式對待他人,好的事情就會隨之而來。他沒做過什麼讓人爲之讚歎不已的事。他就是待人真誠,給予相應的尊重。只要一件事能幫助到別人,他就會去做。可能這就是爲什麼人們都會聚在他身邊,因爲他還沒遇到過“陌生人”。
巴內特無論他走到哪,身邊都能營造一種獨特的氛圍。這也是爲什麼他做任何事都能成功。當房間氣氛有些消極或者朋友間生氣發火時,他就是那個讓一切重歸於好的人,而且他能說正確合時宜的話,讓朋友間聯繫更加緊密。


薩爾茨
奧拉迪波來的時候我們知道他的投射是最大的問題。他大一時候的投射命中率我記不太清了,但是肯定沒那麼好。(大一的奧拉迪波兩分命中率爲59.3%,但三分命中率只有30.8%,罰球命中率61.2%)他的另一個問題是傳球和控球。奧拉迪波的籃球智商一直都很高,但他運用得卻不是很好,因此那時也成不了好的傳球手。一旦他的控球技術上了一個層次,無論是傳球能力還是籃球智商都能有很大的提升。他剛進大學時除了五號位都可以打,而選秀大會卻是以控球后衛的身份被選中。這也直接說明了他在控球方面的訓練有多麼刻苦。

克林 他真的對自己做的每件事都熱情飽滿。我們的重點在於把這樣獨特的球員打造得更加完整。讓他的技巧能得以施展,精雕其中的細節。他的訓練態度十分端正,投入訓練的精力更是毋庸置疑。他喜歡去提高自己,享受提高變強的過程,一直都是。
喬丹-赫爾斯(控衛)他剛進印第安納的時候投射並不好,控球技術也差點,所以在場上的進攻方式比較單一,給對手的威脅並不夠。進入大二之後,他意識到只有不斷努力訓練才能提高自己的比賽水平。只要他能將運動天賦和打磨之後的技巧結合在一起,他就能夠變得出類拔萃。在他之前我都沒遇到過這麼沉迷訓練的人。
瓊斯 他身上似乎裝着一個看不到的馬達。我們球隊的訓練強度和長度都夠恐怖了,每次訓練完大家都想着冰敷、冰浴、打繃帶或者其他方法放鬆自己。但他不一樣,他會把訓練師從餐廳裏喊來,再來60分鐘、75分鐘。而且第二重訓練更加辛苦,他真的是在逼自己變強。你能夠從中看到他確實對提高自己十分飢渴。也就是這一點將偉大的球員和一般的球員區分開來。
巴內特 他身上的開關好像突然就打開了一樣,尤其是進攻端,他知道如何運用自己的速度和力量,以及操控自己不可思議的急停能力,我下快攻的時候,他能憑藉自己的這種能力打開新大門,那時全國沒有對手再有心思來照顧我了。
薩爾茨 我認爲克林教練可能是第一個敢讓他(奧拉迪波)去控球打擋拆的教練。因爲之前奧拉迪波一般都是去做擋拆掩護,而不是持球發動擋拆。當然這個變化並不是突如其來的,因爲他打擋拆時還是比較猶豫,有時甚至會把球傳到看臺上等等。但只要他逐漸適應之後,就變得勢不可擋。
克林 他(奧拉迪波)的打擋拆經驗基本爲零,但到了大二過了一大半時,他已經能熟練在中距離發起擋拆進攻,再到最後一年他在場上任何位置都能收放自如。
埃爾斯頓 什麼事都逃不過克林教練的眼睛。如果其他人員不小心碰到球或者他不滿意訓練的某個動作,他會要求你再做一次。每一次奧拉迪波都被要求重來。有的時候他運球會被斷,然後就得連續做上7、8次。克林教練每次都要求把動作做到完美。而每次這個時候教練就會讓奧拉迪波重做,但到了訓練末期,奧拉迪波控球變得越來越自信,因爲他已經重複了無數次相同的動作。
巴克利 說到他的投射,重點是讓他的手肘不要超過球。也就是讓他的頭稍微後縮,這樣他就不會聳肩。而我會重複這個動作一遍又一遍。大概過了一個多月,我成了一個籃板好手。奧拉迪波也知道該如何去做,如何去完善姿勢。
大三時,奧拉迪波兩分命中率64.4%,三分命中率44.1%,罰球命中率74%。
赫爾斯 一旦奧拉迪波控球能夠做出恰當的選擇,這就爲他打開了新大門,也提高了球隊的整體實力。現在的他學會了閱讀防守之後,爆發力十足,更是讓防守人難以招架。你要是選擇繞過掩護,他就會利用空隙拔起就投。你要是選擇擠過掩護去追防,他就會利用身體突破防守。你要是雙人包夾,他也能借擋拆後向外傳球給掩護人選擇三分。
摩爾 在對陣普渡大學的一場比賽裏,他(奧拉迪波)有點成了主控手的感覺,靠自身突破對方防線打進了很多球。(2012年二月印第安納大學vs普渡大學,大二的奧拉迪波在比賽中砍下23分幫助球隊以78-61戰勝對手)之後在對陣弗吉尼亞聯邦大學時如法炮製,同樣取得了勝利(NCAA錦標賽)。就這樣他成了球隊的主控手,雖然他並不是控球后衛,但那些比賽沒有他是肯定難以取勝的。那是球隊很大的一步,他在訓練中學到的技巧技術遠比我們瞭解的多。
巴克利 對陣弗吉尼亞聯邦大學時,他(奧拉迪波)罰進了兩個關鍵罰球。(比賽還有47秒時奧拉迪波罰球打平比分,隨後還有13秒時Sheehey投進關鍵性兩分帶走比賽)我還記得他當時被犯規了,罰進第一球后,對方教練請求暫停。但第二次罰球前,他走過來對我說“這一球是爲你而進的。”隨後球應聲入網,似乎球網都沒擺動過。我只能說他天生有那種大心臟。他對訓練之後成果在場上的轉換應用收放自如。
埃爾斯頓 奧拉迪波進入大三之後,他的主要重心是增重。克林教練認爲我們和肯塔基的體型差距較大。所以我們一個夏天都在練重量增力量。奧拉迪波非常重視這一訓練。他的訓練效果顯著。他在場上持球突破時力量十足,防守人都難以招架。練出身材的奧拉迪波已經不可阻擋。
從左至右分別是:澤勒、奧拉迪波、克里斯蒂安-沃特福德,他們成功幫助球隊連續兩年打進甜蜜十六強

澤勒 我和他(奧拉迪波)那時是同一個訓練組的,他是和中鋒一起訓練。NBA體重標準線是185磅。10-12磅的浮動區間是最理想的。我記得我和他的體重都增加了22磅。同時他還練了力量。所以速度和敏捷度都保持的很好,還兼具了力量。該有的都有了。
赫爾斯 那個夏天真的很恐怖。如果他(奧拉迪波)開始飆遠投,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禱他投丟。他已經把自己提高到另一個層次。那時我們看着他就覺得他會成爲對手的大麻煩。
巴內特 擋拆換人之後,他(奧拉迪波)有着殺手一般的本能,得分乾淨利落。那個夏天訓練過後,他有着全方位的提升—在場上如果你沒法限制他,他就會以碾壓式的姿態讓你感到無力,周圍的人都會看出你在場上被虐得十分難堪。
克林 我能夠看到他比賽上的提升,包括領導球隊層面和自身自信。我肯定他在那個夏天會在首輪被選中。
澤勒 他在關鍵時刻總是能上演大心臟表現。尤其是一些非常重要的比賽,我們不能沒有他。
巴內特 他在主場對陣密西根大學時差點完成一次史詩級空接。我記得那時我坐在板凳席上,有人給他傳了一個空接球,那球傳的角度極差,我還在想這球傳得什麼鬼?接着下一瞬間他就高高躍起抓着球,狠狠地就往籃框裏砸,那一剎那你都以爲他要扣進了。那個角度別說去扣籃了,碰籃筐都難,但他就是差點扣進了,讓人難以置信。

赫爾斯 他本來可以扣進的哈哈哈。那個傳球太糟心了。而那個扣籃錄像我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後覺得就差半英尺便能完成一個驚天動地的扣籃!有點可惜。當然,這也是最佳未進扣籃之一了。
巴內特 我回看那場在密西根的比賽的時候,尤其是看到湯姆-伊佐費盡心思來阻攔奧拉迪波,這也讓我知道奧拉迪波絕對是精英級別的球員。伊佐爲了始終保持有人盯着奧拉迪波,嘗試用過雙人包夾,擋拆換防來增加防守壓迫性。但大部分時間裏這些方法都沒能奏效,因爲奧拉迪波的快攻速度太恐怖了,你大可以用這個或那個辦法來防他但除非你運氣夠好,已經掌控整個比賽了,一旦奧拉迪波加速啓動,過人那是分分鐘的事。
澤勒 在場上我們都是互幫互助。這就好像給你下了一道難題。如果你想擠過掩護去追防奧拉迪波,我就能擋拆順下,當然反之亦然。而要是他開始投三分、攻擊籃筐,這就大大解放了其他人。我們在外線還有着很多射手,像威爾,赫爾斯還有費雷爾,所以要想一次性解決保護籃板、我的順下還有奧拉迪波的內外進攻還是比較棘手的。
巴克利 之後無論是外出比賽、平常訓練都有人開始打聽他(奧拉迪波),越來越多的NBA球隊球探來到我們這考察。球隊戰績的愈發提高也讓他有了更多的機會,他也因此動力十足,你根本不知道他以後能到達什麼高度。
巴內特 人們根本不知道2013年的雪城大學有多強。那支球隊(當年的甜蜜16強之一)的實力絕對是十分強勁的,當時對我來說,他們毫無疑問是全國最好的球隊。那支球隊是精英級的,而奧拉迪波給了我們在場上競爭的優勢。我們隊員之間的關係好得就像是親密的一家人,以至於比賽結束的時候,讓人難受的空虛感充斥在我們周圍。輸給雪城大學之後,奧拉迪波在場上轉來轉去,給每一個隊友鼓勵打氣,讓他們知道自己對每一位隊友的付出都爲之感激。他沒有讓自己太過沉浸在負面的情緒之中。他獲得了很多榮譽,但關係到整個球隊的時候,他做得很好,讓每個人都能感受到愛。
澤勒 當我大二他(奧拉迪波)大三時,我們都想再來一次。因爲我們那一年天賦甚好。但很多大四學生都畢業了。赫爾斯、克里斯蒂安(沃特福德)、德里克都走了。我並不認爲重來一次我們能做得更好。我們的名次本可以更好,但這就是結果。一旦比賽結束,我們都知道“宴席遲早要散。”
2013年奧拉迪波帶領印第安納大學拿下Big Ten聯盟例行賽冠軍,併成功打進甜蜜16強,之後他成功當選全美最佳第一陣容、Big Ten聯盟第一陣容、Big Ten聯盟最佳防守球員。當選美國體育新聞年度最佳球員、美國大學籃球教練協會年度最佳防守球員。同年4月奧拉迪波宣佈參加NBA選秀。
克林 他從來不會滿足現狀,因爲我執教他時絕不會讓他安然現狀。你付出的越多,也就有更多的能力去完成其他事。他就是這樣的人。這種精神是我帶出來的。
薩爾茨 我原來常常提及他(奧拉迪波),雖然現在說得少了。但我在埃文斯維爾帶球員們訓練時,說的最多的就是他。他就是那種苦練的球員。他原來也不是被高調招進印第安納的。所以要是奧拉迪波剛來球隊時有人說他以後會成爲選秀榜眼,我會說那個人就是個徹頭徹尾的騙子。但現在再看看他的成就,我一點也不驚訝,因爲他付出了相應的努力。除了印第安納沒有名校招募他,但他靠自己的勤學苦練贏得了一切。


歡迎關注微信公衆號——虎撲雷霆專區


文章來源: 虎撲社區


「BlueAlliance翻譯」從默默無聞到聞名全美:再現印第安納大學時期奧拉迪波的飛速成長 由 DEL36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https://bbs.hupu.com/nba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32065304.html